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A股加油站】守得云开见月明——浅谈科创板的信息披露

盘点2018年的A股,大盘虽然跌跌不休,各路“奇葩”、“英雄”公司各领风骚,从ST长生的疫苗造假引发的一纸强制退市而未得长生,因连续二十个交易日每日收盘价均低于一元面值而启动的终止上市程序的中弘股份,尽管2018年的A股市场整体表现低迷,但在对于在资本市场摸爬滚打了十几年的资深券商老K看来,市场的低迷和震荡伴随着重大的制度创新,新机会恰恰孕育其中,他仿佛嗅到了一丝丝重生的味道,这不,2019年伊始,他就全身心地投入了科创板的准备工作。

然而,区别于得心应手的传统行业,老K对主要分布于高端制造、互联网和高新科技这三大领域的科技创新企业却感到难以把握。比如他正辅导的某程序化数据营销创新公司A,数字化水平高而且拥有海量数据,如何应对科创板更高的信息披露要求,这可真是“老法师遇到了新问题”。老K不由地想起了年前在《上海证券报》上读到的《试验探索的深度决定科创板发展高度》一文中对信息披露的洞见,灵机一动,赶紧找到来自该文作者单位的申报会计师小D聊一聊。

在小D看来,满足此类科技创新企业充分信息披露的要求不仅是保荐机构面临的挑战,也同样困扰着投资者等其他市场参与主体。以A公司为例,其科创特征十分明显,即技术驱动变革快、经营成果数字化、信息不对称程度高。因此,必须从其信息披露的风险特征出发,结合成熟资本市场对创新企业的披露原则,最终形成具体翔实接地气的信息披露

首当其冲便是财务及运营类指标的披露。不同于传统企业,就A公司而言,其业务和运营高度数字化的背后,其产品和业务的变现和盈利能力往往取决于运营类指标的能力和背后的洞察及企业的估值,数字时代拼得不是生产线上和仓库内的实物产品的优劣,拼得是如何利用数字资产去预知和迎接一波又一波的商机和红利。中介机构团队需要去理解管理层如何对其财务和运营指标的数据流做端到端的梳理,明确业务端的数据源、数据运算处理逻辑、数据去向以及财务端数据的抽取、归集与核算口径,并在此过程中完成业务端和财务端数据的匹配并对财务处理的恰当性作出明确判断。

鉴于A公司运营的高度数字化,财务和运营指标数据流经的主要信息系统,如广告投放排期系统、广告实时竞价ADX引擎、流量反欺诈引擎、财务结算平台等,均需评估其数字化管控成熟度,以确保数据的准确、完整和可靠。

听了小D的分析,老K深受启发,他提出证监会曾经非公开发布过《关于网络游戏类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信息披露指引》,其中首次提出数据尽职调查的要求,即要求保荐机构和申报会计师应通过大数据分析的技术深入了解发行人业务指标和财务指标的趋势和匹配性。这也应作为科创板具备类似特征企业的信息披露参考原则之一。

小D表示非常赞同,并指出在信息披露落地的过程中,依然需要从企业的信息披露的风险特征出发。就A公司而言,数据尽职调查集中体现在对流量反欺诈引擎过滤无效流量能力的评估上。中介机构团队一方面需要从用户、终端设备、IP地址、时间分布、地理分布、行为模式等多个维度对既有的广告投放原始数据进行分析,推敲业务真实性;另一方面还有必要模拟数字广告无效流量行为数据,检查流量反欺诈引擎是否能够充分识别并作出过滤,从而获取对数据披露的充分信心。

谈到这里,老K感觉思路拓展了许多,联想到A公司掌握海量用户行为数据并广泛应用于营销行业,不知是否会有潜在的监管合规信息披露“雷区”。小D肯定了老K的想法,指出近年来国家加快立法进程,《广告法》、《互联网广告管理暂行办法》、《网络安全法》和《电子商务法》已陆续生效,《个人信息保护法》也已进入立法规划。在可以预见的将来,数据相关的业务开展势必处于强监管的合规环境,因此中介机构团队的信息披露工作中,合规尽职调查当为题中之义。

此时,老K的手机响起,原来是A公司的CEO通知他,公司刚上线一项全新的跨屏精准营销技术,通过在各种显示终端上精准定位目标客群,优化投放策略,构建协同营销效应,希望能够让市场充分认识以争取有利的估值。放下电话,老K显然已经成竹在胸,对小D说到:“看来,咱们还应该在信息披露工作中增加一项——技术尽职调查,验验这项新技术究竟有多先进!”。

赞(30)
分享到: 更多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