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征文选登|梁钰盈:从广州到暨珠

编者按

为纪念暨南大学在珠海办校20周年,校区学工办特向广大暨大校友以及在校生征集“纪念暨大在珠办校20周年” 主题征文,投稿通道自开通后接收到众多校友和同学的投稿,现在就让我们一起来看看他们精彩的暨珠故事吧!

梁钰盈

2018届暨南大学外国语学院英语笔译专业研究生,现任暨南大学人文学院辅导员。

从广州到暨珠

        初见珠区是大四,来参加一位老同学的毕业典礼。也许是因为那天没有戴眼镜,所以我没有看清日月湖的粼粼波光和其后郁郁葱葱的山林;又或许是因为彼时心心念念的是那个在校外等我的男孩子,所以几乎是匆匆拍完照就离开了;以至于我现在回想起那天,只有见好友的雀跃,以及和喜欢的人并肩压马路的欢喜,全然没有记得珠海校区的风光。然而我清楚地记得走在拱北的路上,谜之笃定地对那男生吐出一句话——“我以后会在珠海工作。”

        在当时,这句话更像是一句含蓄的表白,因为这个男生是珠海人。然而现在我更加确定的是,这句话预示了我和珠海、和暨珠的某种缘分。

因为大四同年,我被录取为暨南大学校本部研究生,然而却十分机缘巧合地选择了珠海校区的导师。于是,我整个硕士生涯几乎是在广州和珠海来回奔走,在本部和珠区两种校园生活中无缝切换。反复切换就会形成强烈对比,自己更喜欢哪种生活也会心下了然。

        诚然,我在广州已经呆了很久,跟其他大学生一样尽情地享受这座城市所提供的优越资源,无论是众多厚重的历史人文景点、四通八达的交通、目不暇接的资讯还是无处不在的商圈。校本部尤其得天独厚,位处最繁荣的天河区的中心区域,一出校外就有聚各类娱乐、教育、文化为一体的综合商区,在校内可以参与各种文化活动和讲座,也享有更多的教学、海外交流和就业资源。相比之下,珠海校区朴素得多:出门等公交要十分钟到半小时,周围的商区分散且规模不大,校内活动也相对少些。

        然而我觉得,暨珠的资源虽不如本部丰富,但是所能够提供的仍然远远超过每个学生的发展需要。在这里,一样有机会聆听领域大牛的讲座、课程,也一样能够参加各式各样的校园活动,图书馆的藏书也足够丰富。我们一小时内可以到达澳门、香港等国际商圈,校内生活环境甚至远远比广州的大学宿舍更好。或许我们需要扪心自问的是,如果已经身处于暨珠这样足够优越的环境,自己又是否已经真正做到不辜负学校所赠与的一切资源?

        也因此,我每次坐上从本部开往珠区的大巴,看着钢筋水泥、人群熙攘慢慢过渡为绿树繁花、行人三两,头脑的亢奋也慢慢转化为内心的宁静。我并不觉得我从一个充满机遇的城市转移到了一个休闲慵懒的城市而被边缘化了,反而莫名地踏实,觉得终于可以潜下心来修炼自己了。

        我最为喜欢的,是晚上坐在图书馆二楼或者三楼朝着山林和湖的窗边,一边吹着被板障山林反复过滤的清风,一边听着湖边偶尔传来的但却又听得甚不真切的声音,反而觉得内心更加笃定。也许我是一个喜欢与自己独处的人,这种默默看书、学习或者发呆的生活,不仅更有利于我存储精力,更有利于沉淀自己。在本部,看着密闭的馆中人来人往,想着辽阔的校外花花世界,内心总是觉得多少受到了干扰。相反,我研究生期间的作业、论文以及一些学术成果,都是在珠区的图书馆里高效完成的。珠区简单优美的自然环境,无疑赋予了人们内心某种平静,而这种平静是我本人的天性所向往的。这,大概就是我喜欢珠区最主要的原因吧。

        有时甚至还觉得,校区还是周边居住区的世外桃源。走出北门,偶尔会看到有游客特地停下来对着校名拍照,却怯怯地不敢走进去;前山的大爷大妈则常常拉着买菜的小拖车上山取矿泉水,完了还美滋滋地去饭堂吃五毛钱一碗的白粥;有时甚至看到大清早在操场边摊着瑜伽垫做瑜伽的老太太,或是晚饭过后进来跑步的上班一族。珠海校区是充满了人情味的,它的环境滋养的不仅仅是暨珠人。

        也因此,我顺应自己的内心,毕业之际首要考虑在珠海工作,上上之选是珠区。幸运的是得偿心愿,也算应了当时的预言。从暨南大学的一名学生转变为暨南大学的一名老师,我以作为一名暨南人而自豪;走在珠区校园,想着自己能够一直陪伴一群又一群优秀而积极向上的学子在这里成长,已然十分知足而充满成就感。

        暨珠,余生还长,请多指教。

赞(32)
分享到: 更多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