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冯学荣:古代越级告状为什么要先打四十大板

问:我们从许多古装影视剧里面都曾经看到过,古代人民对地方衙门的判案不服,感到冤枉或者感到不公的时候,会到上级衙门、甚至是上级的上级衙门去上诉,而接到上诉的高级衙门,往往是不问青红皂白,对来访者先打四十大板,请问影视剧里面的这种事情,有没有历史依据?

答:有的。中国古代的刑部或者是省部级一类的高级衙门,一般都对上诉者有各种各样的惩罚,例如《唐律疏议》就规定:“诸越诉及受者,各笞四十”。还有,清代的江西行政当局也有 “诬告加三等”、“越讼仗五十”的规定。

图:打板子影视图

问:难道衙门不是为老百姓服务的吗?人家有冤情来申诉,你作为父母官,为什么要对含冤人士痛打四十大板呢?

答:我不认同打板子这种落后的做法,但是,事凡存在都有合理性,你不要小看这四十大板,这四十大板就是很好的一个过滤器,它能把那些无理取闹的、闲着无聊的、诬告陷害的人,通通排除在衙门之外,这样大幅节省了司法成本。

问:哦,明白了,原来是个经济问题,那么假如古代衙门对申诉者不打这四十大板,会怎么样呢?

答:如果对申诉者不打这四十大板,那么可想而知,中央、省部级的衙门,就终日人满为患,因为“世上的坏蛋都坚信自己是好人”,稍微对刑事、民事判决不满的,都说自己有冤情,大家都来申诉,结果衙门就忙死,人手就不够。

问:古代中国的王朝基本上都是轻徭薄赋的“小政府”,百姓的税赋长期维持在5%左右(所谓“值百抽五”),属于低税收社会,如果不对申诉者进行过滤和筛选,那么行政和司法机关必然需要增加人手,增加人手就必然增加收税,增加收税就会引起老百姓不满和造反……连锁反应,联想起来,后果不堪设想。

答:是的。任何事情都要讲成本,如果出于妇人之仁,对申诉者不打那四十大板,那么天下所有的人都来申诉,个个都说自己不服这个,不服那个,被蚊子咬了也要告邻居的厕所太臭滋生的蚊子,各种鸡毛蒜皮,那么王朝的行政支出必然大幅增加,财政必然不堪重负,必然加税,钱最终还是转嫁到老百姓头上。

问:所以古代有些事情,我们现在看起来很残忍、很不人道,但是从当时的情况来看,其实那些旧制度,也是当时的官府经过不断试错、不断积累经验和吸取教训所总结出来的折衷办法,所谓“存在就是合理”,已经发生的历史,其实基本上都是必然的。

答:对。我们现在的司法,由于有科学技术的支持,有录音,有复印件,有录像,有监控,有各种的技术手段可以帮助公检法,但是你回到古代,有什么?什么技术都没有,当时判案,基本上都是靠衙门当官的主观判断,可是当官的也是凡人,是个凡人就会犯错,怎样最大限度避免犯错呢?古代的官府想出来的办法就是,申诉者先吃我四十大板,如果你为了申诉甘愿吃四十大板,那么就说明是真的有冤情,说明你真的是被冤枉了,说明你真的遭到不公正对待了。

问:这个在经济学上,叫做“增加费用”,用以筛选真实的市场需求。

答:对的。实际上就是增加你的成本和费用。增加费用是个过滤器,它可以过滤掉绝大部分不真实的需求,我举个例子,和坤往救灾粮食里撒了一把沙子,旁人批评和坤,说灾民都已经很惨了,你和坤还往救灾粮里撒沙子,你他妈还是人吗?可是和坤回应:你懂个屁,我如果不撒这把沙子,这批救灾粮发下去,就会遭到知府、知县、小吏们的层层贪污,最终发到灾民手里的,就不到10%,而我撒了这把沙子,这批粮食对于知府、知县、小吏们来说,价值大大降低,他们就不屑于贪污它,最终这批粮食,最能最大限度原封不动地发到灾民手中。

图:赈灾粮影视图

问:和坤是对的。

答:对。他是对的。这种做法在经济学上,就是典型的增加费用,过滤需求。

问:世界上主要的几门宗教,绝大多数都对教徒有各种各样的禁忌,说你信我这个教,不许杀生,不许结婚,不许撒谎,不许吃肉,不许泡妞,不许这个,不许那个,这是不是也是一种“增加费用、过滤需求”的行为?

图:信佛教的和尚吃素

答:对的。正是。我提出了这么多的要求,让你做出那么多的牺牲,你都仍然坚持做我的信徒,这说明了什么呢?说明你是真的信仰我这个宗教,说明你是我的“铁粉”,我甄别你这种铁粉、吸收你,因为只有你这种铁粉,才会为我这个组织的发展和壮大做贡献。这其实也是一种“过滤不真实需求”的手段。

问:回到现代社会,我们现在世界上的许多国家的法院,都会对原告收取诉讼费,这个是不是也是过滤无效需求的手段?

答:对。道理也是一样的。有人说法院向老百姓收取诉讼费是不对的,这是天真幼稚小学生的看法。实际上如果法院不收诉讼费的话,你知道会发生什么吗?如果法院不收诉讼费,那么天下之人,有事没事,都来告状,屁大点事,也来告状,读“读书人冯学荣”的公众号有一篇文章让我不爽,我也去告状。那样的话,所有法院的门口,终日水泄不通,而真正需要告状的人,则永远都挤不进去,立个案要排一年的队,那样的社会是你想要的吗?显然不是。所以我们谈任何事情,不能盲目一颗圣母心,光有所谓的“正义感”是远远不够的,要懂一点经济学,任何事情,都要考虑成本和费用问题。天下没有免费餐,最终要谁来买单。不是你买单,就是我买单。

问:我们在情场上看到,女孩子在遭到男孩子追求的时候,就算对那个男孩子有意思,也一般都会故意拒绝一下那个男子,增加他追求的难度,看他是否坚持,借此来试验他的爱是否足够深、足够真,这是不是也是同样的一个道理?

答:对。也是这个道理。增加费用,过滤无效需求,我拒绝你一下,增加你的“成本”,看你是否坚持,如果你仍然坚持追我,那么说明你是真正爱我的人。同理,世上的人结婚要举办婚礼,大宴四方宾客,说结婚这么重要的事情,要有仪式感,为什么要办婚礼呢?其实也是同一个道理,增加婚姻的成本和费用,你不能随随便便和我结婚,要结婚你就要大办婚宴,昭告天下,让所有的亲戚朋友都见证你对我的承诺,这样你要违约,要离婚,就不那么容易,这就是所谓婚礼的经济学道理,其实生活中到处都是经济学道理,有心人处处都能发现。

图:大办婚宴

评论功能暂时关闭,希望读者谅解。

往期精彩文章:

冯学荣,70年代生人,现居香港,知名作家,读史人,著有《日本为什么侵华》、《亲历北洋》、《不忍面对的真相》、《隐动力》等,是“别等”效率手册的忠实践行者与受益者。

赞(55)
分享到: 更多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